欢迎您! |
首页 > 古代言情 > 庙堂女眷
点击这个书签后,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, '阅读进度'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

第二十二章 被人下套了

小说:庙堂女眷 作者:乔幡 字数:3044 更新时间:2018-10-11 00:43:57
5

  才写了几百来字,这件衣裳就被血沾的不像样子,满意的放下了手,忍着那种甜腻的眩晕感扫视了文章几遍,这才注意到朱拒的手指早已泛白,面色也有些不正常的白,看的顾子笾一脸心疼,自责道:“这是我疏忽了,早知,早知我就少写些了……”

  

  “无大碍,那,你现在准备进京?”朱拒依扶了下桌子,做个支撑点给予着力量。他本是以为顾子笾写了血书后会火速离开建平,乘这案子卷宗还没有报上去时进京诉怨,但没想到她的回答远超他所料。

  

  “进京?”顾子笾有些懵。

  

  思考理解了里面的话后才回答道:“那是我给你安排的事,我还没有去过知州府上的牢房,就当体验一把了。”她这话说的轻巧,不知道掩盖了多少艰难。

  

  听闻她这种无所谓的语气朱拒也不知是改夸她自大还是自信了,要是万一知州动用私刑,她女儿身的身份被传了出去。朱拒简直不敢想会怎么样。

  

  假意扶了下额朱拒念叨着“头……”身子不自主的向后退了步,用力甩了下头,做出一幅要倒的模样,惊的顾子笾急忙忙去搀扶他,二人接触间顾子笾便感觉自个从颈部往下数,在第四个脊堆那个地方被点住了,一时间便感觉身体酥麻到动弹不得。

  

  见她一脸担心模样朱拒安慰道:“别怕,过二个时辰就好了。”边说着边在房间内寻找着什么,没过多久,只见一团不知什么结构的肉色物质被翻找了出来,心中隐隐有个不祥的预感,只见朱拒拿起一部分往自己脸上招呼着,几乎是顷刻间他便换了幅模样。

  

  惊的顾子笾背后一身冷汗,朱拒印证了她最不希望的事,但她现在全身都动弹不得,用内力不断冲击着点穴处,但却悲哀的发现这身子还是动弹不得,不管再怎么冲击着也要过几个时辰才能解开穴位。

  

  可时间不等人,再加上他动作飞快,几乎是眨眼间朱拒就装点好了自己脸,如果不是因为朱拒先前失血而变得有些煞白的脸颊,二人几乎是毫无差别,只见朱拒又拿起块肉色物质调和着,将其颜色调的深些后就往顾子笾脸上招呼着。

  

  她感觉脸上冰凉凉的,并不难受,再加上朱拒的手指轻柔的按揉,一时间竟让她有点忘了处境,等她回过神来就见一面铜镜竖在她面前,镜中人儿的外貌,惊的她差点忘了呼吸。

  

  直到这时顾子笾终于才明白了朱拒的意图,与她所有的设想不一样,朱拒是要乔装成她的模样替她受刑,而自己却可以逍遥法外,因为她的不听劝阻就可以导致别人这样吗?如果这样,那她和那些些害命的又有何区别?

  

  顾子笾瞧着朱拒,眼神里甚至都带着祈求,她也不知道在求什么,可能是求他别逞强,更多的是求他活下来。

  

  可朱拒却视而无睹般,检查了下脸上面具还有什么差错,就抬脚欲走,见他要走,顾子笾当场就急眼了,虽然知道穴位冲击不开,但她骨子里的倔劲却让她的气力都在冲击着穴位,面色涨的通红,见顾子笾这样苦苦挣扎朱拒也只是轻笑了声。

  

  只见他又点了顾子笾身体上的另一个穴位,让她气力提不上来,这举动气的她想咬人。

  

  “别浪费气力了,你自己也知道这穴位少说也要好几时辰才能解开。”他顿了顿,道:“有这个心思就等你去了京城,知道怎么做不?”

  

  而此时顾子笾穴位被定住了,早已说不出话来,无人回答的朱拒只好叹了口气,在顾子笾情绪不明的眼神中,终于脚步虚浮的踏出了门槛,仍似过往般细心的关好了房门。

  

  门外早已埋伏好的厢军一拥而上,嘴里骂骂咧咧,出手也没个轻重,恨不得一次性打死他才好为之前那一脚报仇,而朱拒却只护住那与顾子笾别无二样的面皮,硬是没哼一声!

  

  就怕让里面的人担心。

  

  一门之隔,里面的人在苦苦挣扎,外面的人在默默忍受,而里面的人却完全不知外面的光景。

  

  等顾子笾的穴位解了,门外早已没有了人的踪影,握紧了拳头一个回旋踢到了门上,木制的房门顷刻间破裂,而木块便以自由的态度四处横飞。一些细碎的木头嵌入了肉里,血浸染透了衣裳往下滴着。

  

  看起来她整个人已是气愤到了极点。

  

  但下一秒她却定在门口犹如木头般死沉,眼眸闪动了下,突然想起来个极其重要的事物,跌跌撞撞的往房内冲着,嘴里喃喃着,“衣裳,那件衣裳!”怅然若失的抱住那件衣裳,就像那个人还在一般,情绪逐渐安定了下来,定好了主意便揣好血衣,翻找出关于童金宝一案的卷宗,运足气力往京城方向飞掠去。

  

  之前从京城赶往建平,足足花了她半月有余,如果用轻功则可以将这个时日缩减一半,但如果没日没夜的赶路,那时日则可以大大缩短,但也还是要多日才能到达京城。而那时朱拒生死早已不知了!这样一想顾子笾便越发憎恨自己之前怎么那么愚蠢,明明处处都是漏洞竟还自以为完美,想到这她就恨不得给自己个大嘴巴子!

  

  今天这事不亚于当头一棒,敲醒了她的所有侥幸,她总算是明白,从让她看见那案子开始这一切就是在人家局里头,周易愚和赵和的上家既然是柳家,那么不管死的是知州他岳父还是他家一个丫鬟,总有法子抓她顾子笾,而幕后人只需喝喝茶看看戏,若不是朱拒的举动,她这小命只怕就交代在那了。

  

  这样一想便更用力的提足运气,恨不得立马就能到达京城。

  

  过了多日,顾子笾终究是到了京城,但因为一路的赶路,随身的衣物因为路途奔波早已沾了泥水,被树枝挂的不成样子了,但好在那血书,终究安然无恙。

  

  嗅了嗅衣物上的污味,考虑着这样拜访会不会显得无理且唐突,后无所谓的笑了笑,去往京城位高官家的府邸——江府。

  

  众所周知江然是朝中的清流砥柱,这一切与他那做高官的父亲离不开关系,“有背景就是好啊。”牵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,边想着边敲开了江府的后门,她现在虽然是顶着朱拒的面容和身份,但做事还是别太招摇了好,顾子笾这样想着。

  

  开门的是个小厮,见到顾子笾这副衣衫褴褛的样子,眼神自然免不了狗眼看人低,甩了几个铜板到地下嫌恶道:“臭叫花子!拿了钱赶紧滚,别脏了府外地板。”

  

  不屑的轻哼了声,双眸因为面部表情的变动而有了微微的弧度,从袖子里掏出些碎银子往地上直接洒道:“赏你了!”这话一出小厮便直接愣住了,财大气粗的模样颇像个玩世不恭的二世祖。

  

  见这一招唬住了小厮,顾子笾便知道自个目的达到了,便压低了声音故作深沉,“快告诉你家公子,就说出事了!”

  

  “出事了!”小厮惊慌的瞪大了眼,咽了口口水,打量了顾子笾一番,语气迅速转变成掐媚,装模作样的给自己扇了一耳光道:“瞧瞧我这眼睛,大人您我竟然没认出来,您快请,我们大人在书房等好几天了!”

  

  瞧着小厮这迅速的变脸顾子笾也是哭笑不得,如果她用的是这面具下,自个本身的模样说这样话,她顶多是有点惊讶,而今日,竟然全是尴尬。

  

  且不说朱拒和江然从未见过,更何况朱拒就是她府里一个管家,就别说这小厮能认出来朱拒是什么官了,但也好心的没揭穿,任由他掐媚着带路。

  

  江家是百年大家,住宅自然不小,这七拐八拐的看的顾子笾有些饿了,待小厮把她领到江然常去的书房时她整个人饿的有些脚步发虚,摸了摸怀中那沾了血的衣裳又坚定了起来,掀开帘子果不其然看见了江然惊诧的眼神。

  

  “您是?”就算顾子笾这番模样,但自幼家教极好的江然还是没有表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,反而带着些笑容问道。

  

  没什么顾及,顾子笾当即就拍了拍袖子从身上掏出血衣,在高举血衣的同时跪了下去。

  

  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吓着了,急忙忙放下手中的书籍快步走去搀扶顾子笾问道:“您这是怎么了?”

  

  上齿不着痕迹的咬了次下唇,憋出了几滴泪让自己看起来更惨点,“大人,我家主子是新晋状元郎顾子笾,因为犯了些错被贬到了建平,后洗心革面立志做个清官!”说着说着顾子笾的声音就掺了些哽咽,“他差案子却被奸人所害,还望大人明断!”把血衣往江然面前又递了递,高喊着重复了遍,“还望大人明断。”

  

  接过血衣,江然的手有些微微发抖,还没打开他就感受到了里面的冤屈和不公,再从怀里掏出案子所有的卷宗递了过去。

  

  纵然顾子笾对江然人品再过相信,但这种性命攸关的事情她还是有些发虚,担心着朱拒到底怎么样了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: 阅读币 | 充值 关闭
《庙堂女眷》 5 阅读币/千字
  • 第二十二章 被人下套了

    3044 字/ 阅读币 (折后)

    余额不足
  • 还有 章可订阅 约 阅读币

    (请注意:不含未发布章节)

    余额不足
  •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
   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

    开启自动订阅
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: 阅读币 | 充值 关闭
《庙堂女眷》 5 阅读币/千字
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,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?: 去充值>>
如果已完成充值: 请点此加载

本章价格: 阅读币 (折后)
还有 章可购买 约 阅读币(请注意:不含未发布章节)

《庙堂女眷》读者互动
  • 推荐投票

  • 打赏

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,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
温馨提示: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。(投票/打赏以后,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)
写的真棒,打赏支持一下。 可用打赏金额 阅读币(赠币不可用于打赏)
确认投票
温馨提示: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。(投票/打赏以后,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)

云雀书院 登录免费注册

自动登录忘记密码

无需注册,即可登录